learo

 

一块木料。

【最吉】预测

*上海高考作文题,有点超字数……如果是真的参考的话,我大概会是零分orz
*本篇最吉(其实更偏向无差),不算糖也不算刀吧大概。(个人觉得是算糖啦
-----------------------------

        对于未来,适当的预测可帮助我们回避最坏的结果,且使尽早得出解决方案。然而,预测一旦过度,便极可能蒙蔽视野,导致局面失去控制,将事态引向最糟。

        对于后者,我深有体会。

     ...

【最吉】除你之外的色彩(上)

*一个来自空间的不科学梗

*设定是才囚学院里和平共处的最吉

*OOC&渣文笔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


——“呃……最原酱?”


身侧突然传来的声响着实吓了最原终一一哆嗦。他飞快地转过头,视线锁定在约莫五六米远的身影上——白色的衣裤在阳光中模糊掉轮廓,令人瞬时间有些难以分辨。但单凭那标志性的黑白方格围脖、及一如既往地胡乱翘着的紫发,最原便能立刻叫出他的名字:


“王马君?”


即便此时事实就摆在眼前,最原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之前东条斩美拜托他去找王马小吉,在敲过房门没得到任何...

【最吉】有关于真实与谎言

*最原终一视角
*没什么特别大的意义
————————————————

究竟有没有找出真相的必要?

自从与那双因真相揭晓而满溢怨恨的双眼对视,这个问题就时刻回响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

如果不努力追寻真实,自己的才能也将失去任何存在的意义……说起来我这样的人真的可以称作侦探吗?我这种——一个连真相都害怕揭开的人?

曾经握住的手松开,之后即便努力地伸出手却也什么都无法抓住。真相太过于残忍,但如果将它比作刀子,我就是用刀子刺伤所有人的存在。

=

“王马君,那是谎言吧?”

面对少年孩童般灿烂无邪的笑容,我犹豫着这般说了。明明同样是谎言,相比于同伴出于各种目的的极力掩饰,王马君不痛不痒的谎言显...

语文课给上星期的《Heart Beat》摸了个配图【蹲】

【最吉】Heart Beat

*lo主满脑子“容我静静”而生的产物
*设定是原著向的最吉,时间轴不是很重要。
*剧透有,角色崩坏有,偏离逻辑常理有。
*是刀。
*OOC和渣文笔。
*模拟原作游戏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
副标题:关于塞哈啦心口痛的老毛病【等等

最原终一的心跳最近有些吵。

扑通——扑通——

但凡是有王马小吉在的地方。

扑通——扑通——

亦或是脑海中浮现他的身影。

扑通——扑通——

无法抑制。

扑通——扑通——

——“最原酱?”

之前还远远地站在一旁的王马君,忽然凑到了自己身前,用紫色的明亮眸子注视着我。大概是发觉我的走神,他抬起手在我眼前晃了几下。...

大概是和后面一篇文联动的图_(:_」∠)_我不管,图先扔出来了,文出不出得来……嗯,不好说。

他们俩真好,然而我手挫画不出他们千万分之一的可爱orz【p2腾讯的滤镜意外好用】

*并没有特别明确的左右【蹲】

*滴滴滴,小破车注意避让

*P1只是个码_(:3」∠)_

*lo主大好青年,第一次开车给了最吉

*“为什么我写的肉一点都没有感觉【跪】”

*这口锅我要甩给《1Q84》x.

*半路翻车系列

【最吉】不可言说(零)

【最吉】不可言说
*民事侦探最原终一 x 鬼宅主人王马小吉
*第一章铺【fei】垫【hua】很多
*私设一大堆,ooc+渣文笔,慎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
——————————————————

Chapter.0
       
        最原终一醒了。

        从他依然紧蹙的眉间可见:方才置身的梦境并不使人好受。之中,我们的侦探先生似乎陷入了一个麻烦的案件,向来追求逻辑理性...

双性转摸鱼_(:3」∠)_如果都变成女孩子的话,感觉小吉对最原撒娇得更过火一点都没有什么不对xxx.【咳,作为主角最原ちゃん的胸怀当然要更伟岸一点【并不是

每天早上最原把小吉从床上拽起来,套上衣服,帮她梳头发;晚上回家可以一起洗澡,两个软绵绵的女孩子抱在一起睡觉什么的……真美好啊【【【你等等

有时间好想写点段子啊【蹲】毕竟手挫画不出来

【最吉】超越一切情话的你(下)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耶。【←比起上篇更迟了
*和平年代,无杀人game,两人保留一定程度(不显得奇怪)原著性格,交往中设定
*ooc ooc ooc…+渣文笔
*私设一大堆,傻白甜放心食用(大概是有一种纯情的笨蛋情侣的感觉
————————————————————

        沿着记忆中的路向前走,再不远就是王马小吉就读的学校,最原突然有些犹豫地放慢了脚步。他抬起手臂查看腕上的表——此刻距离高中部的放学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一小时,望过去直到视线尽头,路上早已只有零零散散几个——大概是做值日稍晚了的学生。

  ...

1 / 2

© lea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