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o

 

一块木料。

【最吉】强制性谎言去除(上)

*原著向,时间点在第四章案件发生之前
*ooc ooc ooc…+渣文笔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
       最原终一恍如初醒般地将那瓶紫色的碳酸饮料举到眼前,那些极小的气泡一如刚买来时那样从瓶子底部迅速上升,直到接触空气的时候破裂。是的,它与刚买来时没什么两样,如果排除其中溶解的奇怪药粉、以及被喝去掉小半瓶以外。
        或许他现在就应该将这作案工具般的东西,悄悄在十里开外的某处处理掉,以至于不给其他人留下这关键性的证据。不论如何他可是“超高校级的侦探”,手法起码不能太过于马虎粗糙。
        那么现在就差不多应该毁尸灭迹了吧,最原放下手里攥出汗液的饮料瓶,低头查看面前深陷睡梦的“被害者”——王马小吉。

        时间回溯两个小时前,最原终一在自己的研究教室内捣鼓着那些极可能成为下一次犯案工具的瓶瓶罐罐。他查看了每一瓶的标签,嘟哝着该把比较危险的藏到哪里会合适,突然目光定格在一只有着古怪颜色的玻璃瓶上。
        “吐真剂……听起来好像那种魔法书里的药品啊。”不过这样的话一旦有案件发生,只要让嫌疑人服用,真相就会自动水落石出了吧……最原一边暗自吐槽这种药剂的不科学性,一边翻转瓶身查看后面粘着的标签——使服用者回到相对没有说过谎的状态内,时效三小时。
         “呼……我就说嘛。如果仅仅是回到那个状态的话,大概连自己杀过人都不会保留下记忆的。”最原叹了口气,拿着药剂瓶的手轻轻晃了几下,其中的白色粉末随之在狭小的玻璃瓶内弹动。最原思索片刻,决定将那瓶子排入“没有什么用”的队列里,眼前忽然浮现出一个身影。
        他举起的手在半空悬了几秒钟后,鬼使神差地将那瓶“没有什么用”药塞在了衣兜里。最原终一离开药剂台,从一旁的皮质沙发上拿起自己的鸭舌帽,戴好、转身离开了研究教室。 

         一个小时零三十五分钟前,最原终一在街边的自动贩卖机处买到了这瓶——葡萄味芬达,也就是王马小吉,超高校级的总统最喜欢的饮品没有之一。当然如果不是每次晚饭,王马的餐盘边都立着一模一样的瓶子,最原也不会知道哪种饮料或者说哪种口味更能博取总统大人的心。
        现在他需要将药剂撒入这瓶冰得过头的饮料内。最原将瓶子藏在外套里,隔着衬衫的身体仿佛在感受一块透凉的冰,小侦探打了个哆嗦。为了尽早摆脱这种糟糕的情况,他很快找了个少人而且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完美完成这一步骤。
        接着是最为重要的了——让王马喝下这瓶饮料。当然这也是最难的。毕竟没有哪个笨蛋在这“互相残杀的才囚学院”中,会轻易信任其他人,更何况是作为王马小吉。
        最原终一心里有些打退堂鼓的征兆,或许他不该那么好奇王马小吉不说谎的样子,甚至妄想在那种状况下成为朋友?如果前提不是对他下/药,或许一切都还能合情合理些。况且现在他连王马小吉在哪都……

   
         “最原ちゃん~”最原终一感到一阵寒意由背部开始席卷全身。“有些事情不能过早下定论”——脑海中仅剩这一句话不断撞击混沌的空间、产生回响。他甚至不知道该不该转身,尽管什么都不做他也知道那声音的主人是谁?
        最原终一还是转身了,同时用半秒的时间决定将那瓶看似毫无古怪之处的芬达握在手里。如果这样能吸引王马くん的注意就好了……
         “啊、王马くん啊……”最原强制性地牵起嘴角给他一个很愉悦的笑容,他张了张嘴还想接一句什么,声音却始终卡在嗓子里发不出。他该说些什么?比如今天天气真好王马くん你也到这个没什么人的小巷子里闲逛?
         不过对方的心思好像的确是落到那瓶紫色的饮料上了,无视掉那僵硬的开场白,直接凑到了最原终一身边,一对紫色的瞳孔盯紧了他手里的芬达。有些像发现食物的小动物,最原在心里嘀咕,他感觉稍微放松了些,开始偷偷地打量眼前的王马小吉。
         那少年今天也还是身着那套白色的束缚服,大概是仿棋盘的黑白方格围脖理得很整齐;头发也还是老样子——几缕稍长的紫发在脑袋两侧各翘起弧度,随着少年的动作微微摆动着。
         “呐,最原ちゃん的这个是要给谁呢?”王马小吉仰起脸同最原终一对视,右手食指对着他“窥伺”已久的碳酸饮料。最原看得出王马脸上浮现出一种像小孩子对新玩具似的渴求,让他本就动摇的念头更加接近于名为“放弃”的边沿——‘果然,还是算了吧。’
        “这个,这个是我自己要喝的啦。”在王马小吉愈发偏近审视的目光中,最原不住地想将那饮料往身后藏,“总之!不是要给王马くん的就是了。”话音落下最原才发觉自己好像说了很失礼的话,又慌忙开口想要道歉,却在对上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时哽住了。

        “最原ちゃん刚刚是在说谎吧,我能看出来的哦。”最原终一从王马小吉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没有平时的嬉笑、也没有故意作出的眼泪,他只是用单调的语气陈述着一件事,“我啊,还知道最原ちゃん在里面加了奇怪的东西呢……”
          以平静的语调吐露的文字却让最原终一仿佛身置一座冰窖,寒气在他全身蔓延开来,温度在不断向空气中丧失。最原是打算反驳些什么的,却发现对方所说的都是事实,偏偏又是王马小吉,连做伪证的机会都不给。以至于王马伸手拿过那瓶饮料,他都没能找到理由反抗。
        “这是给我的没错吧。”王马小吉伸手将瓶子举到最原眼前,眯起眼睛,嘴角牵起一个诡异的笑容,“所以……最原ちゃん是想要杀了我吗?”

  
        时间回溯至五十分钟前,在最原终一的研究教室里,王马小吉得知了最原的全部计划……尽管那些计划是针对他的。当然,最原并没有提“想和不说谎的王马成为朋友”这种听起来就极为羞耻的事情。
         “我已经说完了……”最原将脸埋进掌心里,他不想去看坐在对面的王马小吉,他确定那里多半会挂着对他的嘲笑——这个计划实在太傻了。他澄清道:“我也并没有想杀王马くん。”
         半晌,没有得到回应的最原终一微微抬起了头,却看到王马小吉拧开了那瓶碳酸饮料的盖子。最原几乎是立刻猜出了对方接下去的动作,慌忙想夺过瓶子却扑了个空。
         “最原ちゃん是想让我喝掉这个对吧”王马小吉脸上带着最原所熟悉的、调侃的笑容,指间叩在塑料的瓶身上发出“嗒嗒”的响声。最原终一犹豫着点了一下头,他当初的确是那么希望的。“可以哦。”对方马上做出回应。
         “不过啊,最原ちゃん有没有想过呢?超高校级的总统怎么会有不说谎的时间存在呢?我可是个骗子啊。”王马顿了顿,“那之后最原ちゃん看到的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小婴儿,都有可能的吧~”王马满意地看到最原有些呆愣的表情,右手指腹摩挲着有些干燥的嘴唇,“有说不定我会直接消失掉呢……那样的话最原ちゃん可就是凶/手了哦。”

        ——“即便是这样最原ちゃん也还是要尝试吗?”
        “……”
        “……是的。”
        “唉,最原ちゃん可真的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啊。”

—TBC
取名字好麻烦……找敏感词也弄得人身心俱疲啊。
结果还是打自己的脸,分篇了orz
总之感谢阅读啦♪

评论(11)
热度(97)

© lea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