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o

 

一块木料。

【最吉】强制性谎言去除(下)

*原著向,时间点在第四章案件发生前
*原小吉人格捏造有
*ooc ooc ooc…+渣文笔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

        王马小吉已经处在睡眠状态中保持了三十分钟以上。最原终一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掐着表,不自觉地开始胡思乱想。‘要是过一会儿王马くん真的变成小孩子该怎么办?估计会比长大的王马くん更麻烦吧……不过照现在看来王马くん保持着这种状态直到三小时后,药效消失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呢……不过,如果这期间王马くん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消失了,才是最难办的吧。’
        于是出现了开头那一幕——最原用手支着下巴,开始思索是不是先处理一下现场比较好。‘不、不对,现在不该想这个……’最原为自己方才糟糕的想法有些头疼,‘果然,还是先看看王马くん的状态怎么样吧。’
        他将视线移向王马小吉,少年在深棕色的皮质沙发上睡得很沉,双手相扣安然地摆在腹部,上身随着每一次呼吸有节奏地起伏着,‘难得看到那么安静的王马くん呢……’凑近些还能看出上翘着的睫毛微微颤动,嘴唇似乎还染着葡萄味芬达的淡紫色。
        最原忍不住伸手替王马理了理额前的碎发。明明只是看着一个人的睡颜,却让他感到无比放松——自进到才囚学院、开始这段自相残杀的“游戏”以来几乎没有过的安适感。最原向后陷在在沙发靠背的柔软之中,上方的灯光晃得最原眯起双眼‘看来王马くん是信任我的吧……’他迷迷糊糊地想道。

     “那个,打扰了抱歉……”

        最原终一黑暗的视野在慢慢透出光线,‘唔……谁啊……明明……难得没有做噩梦……’“!!!”突然发觉什么的最原从沙发上惊坐而起,突如其来的剧烈反应吓得方才唤他的少年不及避让,两人的额头便撞在了一起。力道之大,少年退到一旁,捂着脑袋疼得直咧嘴。
        最原自己当然也不好过——方才同王马小吉触碰的位置已经发红了,然而他已经无暇顾及其他——他赶紧翻过手腕上的表查看现在的时间:“从王马くん服下药剂……到现在……已经过去——”马上就到两个小时了,他有些恼火自己的不小心,现在只有一个小时的药效了。
         “王马くん,你应该叫醒我的。”最原转向一旁站着的少年,语气不经意带了些责怪的意思。突然被叫到名字的“王马小吉”吓得缩了一下脖子,他自然能看出眼前这个人的表情不大好,语气也就不可控地变得畏缩起来“我,我看到您好像睡得很好……”
         “……抱歉我并没有想埋怨你。”最原叹了口气,与这样的王马小吉相处似乎是必须得改变一下方式,更何况他今天的确睡得比以往都要安稳很多……不过这不是眼下的重点。最原终一重新从头到脚地审视了一遍面前的王马小吉,一切都显得和服药之前没有任何差别,‘果然这个药没有不科学到连外貌都改变啊,那么接下来……’该问些问题了,最原从一旁拿过准备好的纸笔。
         “抱歉,”僵硬地感受了最原扫描般的目光,王马小吉终于忍不住打断了这个“陌生人”的动作。只见闻声的那人偏过头来看他,眼中透出询问的意思。“可以问你的名字吗?”王马小心翼翼地问道,似乎是有好好下定决心才开口,不过底气显得十分不足。‘感觉这里并不像寻常的地方……’王马在心里嘀咕,害怕说错话就会遭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最原终一显然是愣住了,果然这样的王马他短时间估计是无法适应了。最原向那个有点胆怯的少年露出了宽慰的笑容,“最原终一。”“最原さん?”“……嗯。”不知为何最原终一眼前出现了少年唤他“最原ちゃん”的画面,果然还是不大习惯吧。不过,眼下的情况算是很不错的了,至少比起他的想象来说是这样。

    ——“姓名是王马小吉没错吧?”
——“嗯。”
——“年龄?”
——“十六岁……”
‘现实王马くん只有十七岁吧,那么和不说谎时相差仅一岁啊……这一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原终一绞起了眉头,自从进入才囚学院便是一连串的谜团不断。
——“那么……就读学校?”
“最原さん,”接连着被王马小吉打断竟然使最原终一找回了一点熟悉感,“我们现在是在做什么调查吗——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少年脸上挂着毫不掩饰的担忧,如果要对着那么一双澄澈的眼睛说谎难度可真不小,然而此刻的最原又无法详细解释当前的情况。

         “其实,我是超高校级的侦探啦。”最原终一尝试着抛出一个点,决定根据对方的反应再考虑下一步。幸运的是,王马小吉好像非常兴奋,甚至眼神中都满溢着崇拜与羡慕“真,真的吗!最原さん好厉害……”并没有任何虚伪或调侃的意思,只是纯粹的称赞,纯粹得让最原本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咳,所以,听说王马くん喜欢说谎,是这样的吗?”最原终一强撑着所谓的“侦探架子”。尽管他方才说的都是事实没错,但大脑偏偏时刻提醒着他“王马小吉是他的同级”,这也是个事实。可是没办法,要找出问题与矛盾来,他必须得先在王马的心里树立一个形象。
        不过王马的反应的确是出乎他的意料。少年满脸不解,他也许是在回忆自己最近哪儿做得不对,期间几次皱眉,时而甚至委屈地扁扁嘴。“最原さん,其实我……”王马深吸了一口气,“我讨厌谎言。讨厌说谎本身,也讨厌说谎的人……谎言不该被人喜欢吧,可是我从不说谎也还是有好多人讨厌我。或许我是该学着说一些谎吗?但这样就不能被信任了吧……”

         “假如最原さん是我的朋友,会信任一个满口谎言的我吗?”少年的声音越来越小。

         “如、如果最原さん都不再信任我了……”‘我会很难过的啊。’少年本就微弱的声音在些许哽咽中更加模糊,隐隐的哭腔仿佛一记直拳打在最原终一的心头。果然不管面对怎么样的王马くん,最原都会有些手足无措。
         许久,最原终一伸出双手贴在王马小吉的两耳侧,缓慢而温柔地抬起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低垂着的脸。眼泪正安安静静地顺着少年苍白的脸颊滑下,不同于平日假哭时表演式的喧闹,只是无声的悲伤却显得尤为真实。
        王马小吉有些愣神地望着他,以至于最原能从那对透亮的紫色瞳孔中看见他自己的影像,就这么沉在王马的眼底。直到它们又一次被水汽模糊。这是真的,这不是谎言。最原终一对自己说。
         “我会信任着王马くん的,直到最后一刻。”他咽了口唾沫,只觉得嗓子干涩得要命——这句话只有亲自对着某个人说出来,才会发觉它是多么像一句告白。

        ‘我说过,我会相信你的,王马くん。’

       学籍裁判上,昔日王马小吉的位置站立着的变成了一架血腥猴子。那机器不断地以这个位置的主人的身份发言,只是……他已经不是“王马くん”了。那张打了问号的照片同最原终一眼中的哀伤重叠起来。
     
      ‘相信着你……包括你的判断、你的计划以及你所在意的一切……直到最后一刻。’

         “抱歉,大家,其实我一直在说谎。”心脏的抽痛让最原有些发抖,大概是很久没能在那么刺激的情况下说谎了,很难吃得消吧。最原在心里苦笑道。他深深吸入一口气,只求鬓侧的汗滴不会过早地滴落。

        ——“其实这次的犯人是王马くん。”

        面对在场所有人惊愕的面庞,最原终一望着那因摸不着头脑而停顿住的血腥猴子,眼神又有些飘忽起来,仿佛是与其中不存在的某一个人对视。

        ——“承认吧,王马くん。”

‘这样的话,你就能满意了吧。’

——————————————————

           “にしし,看样子让最原ちゃん失望了吧?毕竟我可是超高校级的总统呢~”
“诶……脸上为什么会有眼泪?”

—Fin
我我我又打自己脸了抱歉抱歉【土下座】算是迟了两个小时四十几分钟吧呜呜呜
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这篇脑洞产物嘿嘿嘿,最开始其实是想主要写最原和原小吉的(๑´ㅂ`๑)但是现小吉也超级可爱啊v
感谢阅读啦√

评论(6)
热度(94)

© lea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