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o

 

一块木料。

【最吉】超越一切情话的你(上)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耶。
*和平年代,无杀人game,两人保留一定程度(不显得奇怪)原著性格,交往中设定
*ooc ooc ooc…+渣文笔
*私设一大堆,二代众出没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
        逐渐慢下来的电车终于在最原终一的跟前停稳,车门开启的前一秒,最原好不容易立下的决心又开始动摇起来——透过玻璃,情人节当天的车厢内像是打散了的糯米点心,各样的人挨挨挤挤塞满了每个角落,最原实在想象不出那里还将容下一个他。
        可惜在他取消计划调头回家之前,身后的人就已先一步将他挤入了那只点心盒子,那巨大的冲力甚至带给他几秒的恍惚。还未来得及作下一步决策,电车门已经唰地合上,电车又开始驶动。

          ‘事已至此。’最原不由得叹息人类真的是近似糯米团的奇妙生物,他此刻身处车厢的中心位置,各方接触而来的压力并不好受,不过幸运的是他不用担心在不握扶手的情况下摔倒,也许这算是一个幸运吧。
        最原有些吃力地将被挤到一边的书包移到身前,用双臂环抱着护住,以至于包里那件沉甸甸的礼物能安然无恙地到达目的地。他可不希望这东西在送出去时,会是变形着的糟糕模样。
        礼物的精致包装下,全部是最原亲自去甜品店挑选的巧克力和糖果,封在漂亮的礼盒中,又请同班心灵手巧的女孩用彩纸裹了一层——天知道这份礼物价值最原终一几个月的零用钱、或着他那并不善于应付感情的大脑中多少牺牲的脑细胞。
        的确,同班不少知道这份礼物的女生都表现得异常感动,就好像一位母亲突然发现自己沉迷游戏的儿子开始热爱学习似的。“我还以为你只喜欢那些侦探啊犯罪啊什么的小说,没想到终于开窍了。”“最原くん,她一定会很开心的!”……面对身边女孩子热情的鼓励和远处男同学的敌视,最原终一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好像忘记2月14日的情人节,巧克力只能送给男人了吧……’

          ‘不过他真的会开心吗?’驶过几个站后,电车车厢内依旧拥挤,最原勉强挨到了靠外侧的扶手,闷热的空气弄得他有些晕乎乎的。‘一般人或许都会被感动,可如果是他就不一定了。’最原在这几天的时间里,第n次绕回了这个令他纠结不已的圈子——他的交往对象,王马小吉,究竟会不会喜欢这份礼物。
        首先,选择送巧克力和糖果便是因为自己的恋人喜欢甜食,当然这一点也是靠推理出来的。王马并没有明确地表示过对甜的喜爱,大概是因为自称“恶之大总统”的家伙喜爱甜食并不是个好新闻。不过他钟爱葡萄味芬达,最原悄悄买来尝过,只可惜这种口味对他本人而言还是过分甜腻了——所以王马くん是喜欢甜食的吧?尽管证据不充分,年轻的侦探还是如此下了定论。
        曾经在舍友百田解斗死缠烂打地追问下有些害羞而勉强开口,结果一点题就叨叨半天停不下的最原终一得到过这样的提议:你直接送那小鬼一箱那什么饮料不就得了吗,他保证喜欢。不过最原终一当场就否定掉了:“喝太多碳酸汽水对王马くん的身体不好。”当然还有另外一点,这样普通而直接的礼物王马小吉会觉得无趣吧。百田摆摆手表示随你。
        如往常一样,这样的纠结也还是没能给最原一个合理的答案,猜测别人的反应简直就像是预知未来似的,总难得有个定准。不过王马小吉见到最原终一时,惊讶是一定会有的——因为这是一个最原临时起意的“惊喜”。

        最原终一和王马小吉现居住在同一城市的两端,来往的电车车程都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话题。更何况两人现在都是高中生,学业的繁忙也使他们难得一见。情人节最原本是有课业安排的,虽然很抱歉,但还是不得不发信息给王马告诉他,原本见面的安排取消掉了。
        那边的回话语气轻快——他的恋人表示情人节那天放学后也打算和朋友出去,“最原ちゃん不来也没有关系哦~”。最原终一皱了皱眉,在国文课上低头盯紧了藏在桌肚里的手机,期待着那之后刷出来一条类似“刚刚说没关系是骗人的,最原ちゃん不能来我超失望”的消息。
        他几乎能想象出自己的恋人说出打出这些字时失落而可爱的神情,可惜终归也只是想象,那之后一条消息都没有出现。“最原同学,难道仅仅是听我的课都让你那么绝望吗?”新来的日向老师敲了敲黑板。

        ‘虽然是自己爽约在前,但王马くん的回应果然还是……’最原终一握着扫把有些心不在焉,明明是作为上课走神的惩罚被叫来办公室做扫除,而某人因为恋人冷淡回应而散发的怨气,已经毫无保留地传递给这里每一个人。
         “日向さん,还是让你的学生先回去吧……”小泉真昼有些苦恼地揉了揉额角。
         “终一ちゃん刚刚已经把来送资料的小蜜柑吓哭了哦~”澪田唯吹愉快地接道,“我可是给他现场演唱那首‘千辛万苦把孩子生下来却不知道父亲是谁’想安慰他的,没想到这家伙根本不领情啊。”
        日向仔细回想了一下上次学校年会时,澪田在台上充满激情的歌声与唱词,不由得叹了口气。他深沉地拍了一下最原的肩膀,“你先回去吧……辛苦你了。” 
        最原面色惨淡地点点头,谢过自己的老师,将扫把摆放回原来的角落里。大概是王马小吉的事情让他有些昏了头,一向乖顺的少年第一次向自己的老师说了谎。
          “2月14日放学后家里有事情吗……”日向创重复着最原的话,这个谎言非常低级,毕竟结合那一天的特殊性,一切都显得很明了。不过日向也没有说破的打算,“请假是可以的,不过之后的辩论赛也请最原同学务必参加。”毫无反驳的余地。

        最原终一随着人潮走出电车站,略略四处张望一下,无论是哪个方向都是很热闹的样子。大街上情侣腻在一起卿卿我我,路边有抱着玫瑰花束贩卖的小孩子,商店、餐厅的装潢恨不得浸在粉红色里面,费尽心思做出各样活动来从这个节日开拓商机。
        最原终一曾有一次陪王马小吉回学校,那时王马还不满地嘟囔说被当成小孩子看了,一路上找尽机会来给最原出难题。比如眼前这条路只准踩沿路左数第三列的砖,比如后面某条路只能走马路内侧的白线……为了让王马按时到校,侦探先生不得不陪着他“孩子般的”恋人玩这些幼稚的道路游戏。
        “最原ちゃん真是差劲呢,这么简单都做不好吗?”尽管嘴里说着埋怨的话,但眼前的王马很开心的笑了。
       或许也的确挺有趣呢。

—TBC
——————————————————
说好的情人节甜饼ε=(´w`)不过对于我来说,这种节日可是一点值得庆祝的地方都没有啊

评论(4)
热度(76)

© lea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