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o

 

一块木料。

【最吉】超越一切情话的你(下)

*迟来的情人节贺文,耶。【←比起上篇更迟了
*和平年代,无杀人game,两人保留一定程度(不显得奇怪)原著性格,交往中设定
*ooc ooc ooc…+渣文笔
*私设一大堆,傻白甜放心食用(大概是有一种纯情的笨蛋情侣的感觉
————————————————————

        沿着记忆中的路向前走,再不远就是王马小吉就读的学校,最原突然有些犹豫地放慢了脚步。他抬起手臂查看腕上的表——此刻距离高中部的放学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一小时,望过去直到视线尽头,路上早已只有零零散散几个——大概是做值日稍晚了的学生。

        最原也无处得知王马是否还待在学校里,固然那样的可能性小极了……或许他早就和朋友聚会去了吧?这般想着,最原有些苦恼地皱起眉,毕竟在情人节这天的氛围中,对于自身“被恋人扔下”的处境,毫无醋意是不可能的。他从包里翻出手机,思量着给自己的恋人打一个电话——这也意味着他必须字斟句酌,以免将努力维持着的“惊喜”暴露出去。他的恋人可从来不傻。
 
       通讯录中王马的名字前加了“a”放到第一个,头像也是剩下一列默认图象中唯一认真放了照片的,那是从两人的一张出游合影上截下来的。每次拨通电话前最原都会真诚地感谢摄影师,他得承认这张照片上穿私服的王马确实可爱。

         “最原ちゃん?”几声机械音后电话接通了,最原听得到王马那面背景里热闹的声音,果然是已经和朋友去聚会了呢。
  
       “王马くん……情人节快乐。”最原哽了一下,说实在的刚刚那实在不像是一句对自己恋人的祝福,毫无真诚倒是充满了怨气,他此刻的确失望极了。他却又不得不抑制住自己的情绪。
  
       “是哦,情人节快乐♪~说起来最原ちゃん的课程还没有结束吗?嘻嘻辛苦啦~不过我这边可是玩得超开心哦~”听着恋人一如既往的轻快语气,最原可不觉得心里有多好受,可惜所谓“真实”永远都是如此残忍——他的恋人并没他那么看重这个美妙的节日。

          ‘这原本就是一个错误的的计划吧。’最原突然觉得先前自己所有的纠结到底还是可笑,他大概不应该那么在意,以至于一厢情愿地搞砸自己的生活……所幸坏结局还没有完全达成,他现在逃跑还来得及,是的,逃跑,在他所做的一切蠢事被王马知道之前。
  
       “嗯,还只是‘中场休息’——王马くん那边玩得开心就好……课程要继续了,回头聊。”最原语气尽可能地平淡,他说完很快地挂了电话,甚至没有等待恋人的回应,要知道从前他可没有那么干过。但愿王马不要因为这一点细微的异常而觉察什么,最原只想将自己所有的失望尽数掩埋。那样的话今天还可以以一个最普通的方式结束,哪怕不怎么愉快。

         ——关机,将那此刻同一块砖区别不大的物件扔进书包里,最原开始了他的返程。

        完完全全地原路返回,只可惜心情同来时相比已经完全变了味——心脏鼓动的雀跃与期待到此结束,现在他只能极力劝说自己:这只是一生一个不起眼的小插曲,很快就会被彻彻底底地忘干净。至于书包里那份礼物,或许他们之后的某一次约会就可以随手送出去了吧,何必像原本计划的郑重?

        再一次抵达电车站时已经接近黄昏,情人节和下班高峰的碰撞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最原只能随着汹涌的人潮向前。他在挤得令人眼前发黑的电车里终于停止了自我洗脑,事实上只是因为他已经分不出神去想其他的事,最原此刻的处境仿佛糕点礼盒中多塞了一倍的糯米点心。
  
      车厢里又闷又热,明明是最冷的日子,却硬生生带给人夏天烈日笼罩般的痛苦,最原感觉糟糕极了,精神与肉体上同时受到折磨估计也不过如此了。幸运的是他神智还清楚,比如还记得保护好包里那只礼物盒子,尽管最原努力说服自己:那礼物对他和王马任何一方都没那么重要。不过他还是无法接受其中的哪怕一块巧克力,受到一点点损坏。

        就算王马小吉不在意,他也会在意。

        最原破除一切障碍,认清了他对王马的感情,那么王马又是怎么想的呢?他想知道答案。

        离开电车站,天色几近是完全暗了下来,商铺的霓虹灯将夜晚点缀得斑斓。最原家离电车站并不很远,一条大路连通过去不过二十几分钟脚程就能到,他此刻便沿着路边慢悠悠地走,难得静下来的大脑又开始胡思乱想。‘王马くん应该在聚会上玩得很开心吧。’最原有些无奈,他突然觉得只要王马开心,其他都无所谓了。

        只要王马小吉开心就好。

        诶?事实是这样的吗?

        王马小吉真的开心吗?他所说的是谎言还是真实,还是得由侦探先生自己去探索,真相过早揭开的话,故事可就没意思了。事先就说明结局……还怎么能叫做惊喜呢?

“对吧?最原ちゃん?”

         ——“……不过我这边可是玩得超开心哦~”耳畔隐约还听得见的声音和远处的某个小小身影重叠在一起

——果然啊,那也是谎言吧,王马くん?

        最原将脚步放得很轻,慢慢地接近路灯不怎么明亮的灯光里显得格外瘦小的,自己的恋人。身着校服的少年倚靠着一户院宅的砖墙,垂着脑袋在冬夜里一副孤零零的可怜样子,脸被隐在阴影之中看不到表情——但那份失落是可想而知的。一旁的地上摆着一束似乎遭受过摧残的玫瑰,外面的一层包装纸被揉得有些发皱,花朵凌乱地塞在里面。周围的地面落了好些残破的花瓣,远看看着像是鲜红的血液。

        最原终一和王马小吉先前绝不会想到,他们精心为对方准备的“惊喜”,都使两人在这一天扑了个空:最原犹豫中被人潮挤上电车,王马在下课铃声里拽着书包跑出校门;王马的学校附近最原不安地打电话试探对方的位置,王马在最原家那边的电车站撒了个小谎;最原在返程的路上失落,王马抱着花束去到最原的学校却不见人影。

        他们不断地在对方善意的隐瞒中相互错过,不过至少现在,两人又相互找到了对方。

        “王马くん。”在距离王马三四步远的地方,最原停下了脚步,轻声唤出恋人的名字。大概是这声音过于突兀而熟悉,王马的身体僵了一下,他缓慢地抬起头,只展现给最原不到一秒的不可思议与惊喜。王马又突然板起脸,竖眉一副很是气愤的样子,“这么说最原ちゃん是对我撒谎——”

        话还未说完,王马小吉就被整个被恋人抱在怀里,最原把下巴抵在他的颈窝里,侧脸贴着王马乱糟糟地翘着的头发。“明明王马くん也有说谎吧,和朋友聚会什么的。”最原的声音从距耳朵不到十厘米的地方传来,压低的声线有些刻意撒娇的意味,‘唔,这样的最原ちゃん还是第一次见到呢……’王马抬起手臂环上自己的恋人,掌心摩挲着最原的背脊——王马觉得自己的耳朵连同侧脸都快要烧起来。
 
         “原本的确是那么打算的啦”,脸被强制埋在最原的肩膀处,嘟嘟囔囔地有些含糊不清,“但是我啊,最喜欢最原ちゃん啦。情人节留最原ちゃん一个人我可做不到啊。”

        王马小吉用红得发烫的脸轻轻蹭了蹭最原的肩膀,“这句话可不是谎言哦。”

—Fin.

开学了_(:3」∠)_住校汪所以以后都是周更啦♪给自己立个flag,我下周双更还画画(○` 3′○)打算开个中篇什么的【其实我自己都不信任自己的坑品233】
那么感谢阅读啦(。・ω・。)ノ♡

评论(15)
热度(63)

© lea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