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o

 

一块木料。

【最吉】Heart Beat

*lo主满脑子“容我静静”而生的产物
*设定是原著向的最吉,时间轴不是很重要。
*剧透有,角色崩坏有,偏离逻辑常理有。
*是刀。
*OOC和渣文笔。
*模拟原作游戏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
副标题:关于塞哈啦心口痛的老毛病【等等

最原终一的心跳最近有些吵。

扑通——扑通——

但凡是有王马小吉在的地方。

扑通——扑通——

亦或是脑海中浮现他的身影。

扑通——扑通——

无法抑制。

扑通——扑通——

——“最原酱?”

之前还远远地站在一旁的王马君,忽然凑到了自己身前,用紫色的明亮眸子注视着我。大概是发觉我的走神,他抬起手在我眼前晃了几下。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不由得后退了半步。

王马君似乎对我的反应很满意,收回了手并与我拉开距离。

——“呢嘻嘻,果然是在走神吗?”

“抱歉……”

——“没关系哦!所以刚刚最原酱是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吗!表情很不自然呢!”

“……”

——“不说出来也没关系啦。只是啊……”

王马君眯起眼睛,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这让我多少有些不好的预感。

——“我超喜欢的最原酱,居然在难得的‘二人世界’时走神什么的!我可是难过得要哭出来了哦。”

二人世界?!还有“超喜欢”什么的……就算是哭的话也是假哭吧。

王马君并没有像我猜测的那样突然爆发出眼泪,他仅仅是笑容不改地,注视着我。

是在期待我的反应吧。

“喜欢什么的,是骗人的吧,王马君。”

——“诶——真不愧是超高校级的侦探呢!是的哦,是谎言没错哦!”

果然如此。面对如此显而易见的答案,原本应该松一口气的我,突然感到由心脏处而发的剧痛。

扑通——扑通——

“呜!”

我用手紧紧地攥住左胸前的衣服布料,周期性的钝痛随着心脏的每一次跳动在我体内爆发。

“……”

我跪在地上,膝盖的磕伤比起心脏的疼痛多少有些不值一提。

——“最原酱?!”

我的神情与举动似乎吓到了王马君,他很快地靠过来,扶着我的肩膀使我半躺在地上。

——“放松一点!”

我尝试着调整自己的呼吸,但那疼痛只是愈演愈烈。突然一阵温热从我掌心中散开,从我,捂着胸口,的手中。

血!!?

指间渗出的扎眼的红色灼烧着我的视网膜,黑暗的色块开始填充我眼前的世界。王马君焦虑的神情成为我失去意识前最后的记忆。

我的头靠在他身前,总觉得隐隐约约听得见他的心跳。

扑通——扑通——

睁开眼睛——这里是我的房间。

……是王马君送我回来的吗?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应该向他道个歉。

【时钟显示为:白天时间】

!!!

已经过去一天了吗?!糟糕。得赶紧出去看看情况才行。

……说起来,我记得昨天胸口是有血的吧。现在穿着的衬衣上看不出一点痕迹,撩开也并没有伤口或是残余的血迹。

奇怪……

还是先出去看看好了。

——“终一!!!”

百田君的身体忽然挡在门口——与其说是巧合,我更愿意相信他是一直守在这里的。

——“终一!你没事吧!?”

“嗯。”

我点点头示意百田君我现在感觉很好,他便耷拉下肩膀,呼出长长的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终于松了一口气,还是叹息什么。

——“黑白熊说你晕倒是因为心理压力造成的负担过大……”

百田挠着头,大概是自己都无法准确地理解当时黑白熊的说辞,但还是尽可能地翻译转述了。

——“是我的错,对自己的助手关心还不够。”

心理压力?也就是说没有出现实际上的创伤?

“呃……百田君,那黑白熊有说我的身体,我的心脏出现什么损伤吗?”

——“放心啦终一,黑白熊做了担保你的身体一点事都没有……尽管那家伙的可信度不高,但如果出什么问题——”

百田一手搓着另一只握成拳的手,

——“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它的。”

百田好像恢复了精神,我也觉得好很多。

但目前看来疑点还很多……难道当时我看到血液只是错觉?

不可能。

那时候血液粘稠温热的感觉我至今能清晰记得,但如果我的身体没有出现损伤,血液又是从哪里来得?心脏的钝痛又真的只是因为心理负担吗?

……或许我该找王马君问问。

——“下午好呀,最原酱☆”

在图书馆里找到了王马君……我以为这个地方应该不会有人愿意来的。

王马君合上身前那本看起来很厚的书,放在一边。侧过身子,一边笑嘻嘻地冲我打招呼,一边拍拍身边空位示意我坐下。

——“最原酱感觉稍微好些了吗?嘻嘻,说起来是因为心理负担啊,我还以为是最原酱接受不了我的告白是谎言才难过成那样呢……”

王马君的表情里没有一点担心的意思,他总是笑嘻嘻的,哪怕是在杀人游戏这样恐怖的氛围下。我有些无法理解,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说不定呢。”

也正是这样我才不由自主地一直去追,一直去猜想。

——“……开玩笑的啦。”

他别开了视线,也许他没有听见我的话,也许只是装作没听见。事实上究竟是哪一种,答案对我而言并不重要。

“嗯,那个,王马君在我失去意识时有看到……我哪里流血吗?”

——“血?没有哦。记忆里最原酱只是一副超痛苦的样子,一直捂着心口而已啦,嗯,就像之前学籍裁判里那样。”

王马君没有看我,只是用手指摩挲着他之前看的那本书的封皮,语气多少有些漫不经心。

——“不过谁知道呢?我也记得不是那么清楚啦!”

他将脸转向我,嘴角上翘,依旧是很开心地笑着的样子。

扑通——扑通——

【和王马小吉度过了一个下午。】

在夜晚时间到来之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路上所有遇见的人也都只是嘱咐他早些休息。

到底是心理压力造成的负担,还是仅仅只是和王马小吉有关呢?

……找不到答案。

扑通——扑通——

!!!

……心跳声?

不同于意外我自己胸腔中发出来的心跳,那声音稍微缓慢一些,并且异常清晰。就像是,暴露在空气中……

扑通——扑通——

我多少感到有些头皮发麻,这意味着我的屋子里不是藏着另一个人,就是藏了一颗血淋淋的心脏。然而我也不可能坐视不管,那声音像鼓锤击打鼓面似的一下下捶打我的耳膜。

……果然还是看一下吧。

扑通——扑通——

我循着声音寻找,最后目光锁定在了带锁的床头柜上……备用钥匙就在制服口袋里,到底要不要打开呢?

不,现在在纠结也没有任何用了吧……

扑通——扑通——

咔嗒(开锁声)

就这样,随着抽屉的拉开,一颗完整的心脏呈现在我的面前。它还在跳动着,扑通,扑通。

——“大发现啊!最原同学!”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惊吓到了我,以至于整个人身体向侧边一歪,坐在了地板上。

“……黑白熊?”

——“是的,是的。”

它眯起眼,拍着圆圆的肚子。脸上浮起不自然的红晕。

——“抽屉里出现心脏,真是不可思议的超自然现象呢,最原同学!”

“是啊,居然有心脏……”

!!!

难道是出现杀人事件了吗!?不对,那样的话也不该是有还跳动着的心脏吧!!

——“诶?我说的不可思议可不是指心脏哦,而是指‘最原同学的抽屉里出现心脏’这件事啦。”

黑白熊做出一副“这样你都不理解吗”的表情,歪了歪脑袋。

——“也对呢,最原同学还不知道这颗心脏是什么东西吧?”

我摇了摇头,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它除了是一颗心脏、还能是什么别的东西。

——“是恋爱之心。”

!?恋爱之心?

——“当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的时候,他的恋爱之心就会出现、就会扑通扑通地跳动,遇见喜欢的人时会跳动,想起喜欢的人时会跳动——真是美好的青春啊!”

——“当然啦,当被喜欢的人伤心时,心脏也会噗呲地喷出血来,不再喜欢的时候这颗心就会啪叽地变成一摊血——很绝望吧?”

“那么这颗心……”

——“是最原同学以外的人的某一个人的哦。我当然知道是谁啦,不过是不可能告诉你的♬ 互相喜欢、然后幸福地在一起——这种充满希望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才囚学院呢唔噗噗噗噗~”

——“其实也没办法确定就是喜欢最原同学的啦。所以怎么处置它就随便你咯,捏碎也好、针扎也好,都——没有任何关系。”

——“提前预祝你做个好梦,最原同学~”

黑白熊完全没有给我插嘴的机会,轰炸式地扔下一堆信息任其对我的大脑进行爆破。

不过不管这颗心本来的主人是谁,我都不会对它做任何事情……就让它躺着我的抽屉里好了。

黑白熊的话中有一点令我很在意……恋爱之心是可以取出来的吗?那样的话,是不是我的也……

最原终一对王马小吉的喜欢。

扑通——扑通——

我张开手紧贴在心口处,胸膛中的震动感带给我几丝慰藉。

暂时先维持现状说不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样的话昆泰君的死还有什么意义呢?!”

昆泰君是我们所有人的朋友,这一次却遭到利用,杀死了入间桑,这件事我们中的谁都无法接受。

而且利用他的人还是王马君。

处刑完毕,我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愤怒,王马君就站着一边,低着头,看不出表情。

——“那种蠢事我怎么可能知道。”

那双紫色的眼睛里再不见任何光芒,是绝望?还是单纯映出了我眼中的绝望?不得而知。也无法理解。

他疏远而冰冷的语气冻结住我的身体,扑通,扑通,心跳声占据我了我的大脑。

“呜啊!”

这一次甚至来不及挣扎,疼痛像闪电一般自心脏贯穿全身,不到两秒后,我倒在地上。

所有人都围过来,他们大呼我的名字,晃动我的身体——除了王马君,他只是转过身,离开了学籍裁判庭。

黑暗又一次袭来。

扑通——扑通——

这一次昏迷的时间比上一次还要长上几个小时。

我掀开被子下了床,从制服外套中翻出抽屉钥匙,开了锁——那颗心脏还完完整整地躺在那里,遇上次不同的,它的表面渗出颗颗血珠,抽屉内也留下些已经干涸的血痕。

……它的主人也感到伤心了吗?

这样无头无尾的问题是显然得不到任何答案的。我合上抽屉,坐回床上。

然后并起手指放在嘴一侧,对着房间一角的摄像机大喊道:

“黑白熊!!!”

那个玩偶状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我的房间里,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是从地板下钻出来的。

——“最原同学有什么事情吗——事实上,校长是很忙的!”

“黑白熊,我需要你的帮助。”

“请把我的‘恋爱之心’取出来吧。”

扑通——扑通——
扑通——扑通——

“发现尸体!!!进入搜查时间!!!一段时间后会进行学籍裁判!!!”

面对溅着血的冲压机,我萌生了一种糟糕的预感,或许……

不是表面上的那样。

        ——     ——

我飞奔回自己的房间,今天异样地安静……

……

我克制着使自己暂时先停止思考,合上眼睛,几秒后又重新睁开。

我尽可能地平静,掏出钥匙打开了带锁的抽屉,原本放着两颗心脏的位置,只剩下一摊血水。

……什么啊现在这种情况……

我的视线开始模糊,泪水一颗接一颗地从我的眼眶中滑落。

起码,说明百田君还活着……可是王马君他?

泪水一颗接一颗。

无法抑制。

        ——      ——

——“唔噗噗噗,有些事是该告诉你的。”

——“你不再喜欢那个人以后,你的恋爱之心会啪叽地变成一摊血、你死掉的话也会、那个人死掉的话也一样。”

——“即使是这样的话,你也要把它取出来吗?”

——“王马同学?”

—END
————————————————
果然还是在返校前写完了……感谢阅读orzzz没写完作业我还在想该怎么办。

评论(7)
热度(51)

© lea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