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o

 

一块木料。

【最吉】预测

*上海高考作文题,有点超字数……如果是真的参考的话,我大概会是零分orz
*本篇最吉(其实更偏向无差),不算糖也不算刀吧大概。(个人觉得是算糖啦
-----------------------------

        对于未来,适当的预测可帮助我们回避最坏的结果,且使尽早得出解决方案。然而,预测一旦过度,便极可能蒙蔽视野,导致局面失去控制,将事态引向最糟。

        对于后者,我深有体会。

       “说起来作为侦探,真的超难得见到最原酱做预测呢!”

        某个和同僚王马小吉相处的日常里,他这般说了。我不置可否地从书本中抬起头看了看他,见那人依旧一副嬉笑着的不正经样子,便又将注意力放回书页中——我并不打算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如果可以预测出之后的被害人和凶手,说不定就能直接避免杀人事件了呢!”他兴致勃勃地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又忽然间噤了声,“但是那样游戏就没意思了呢,不可以……”

        他又以我无法听清的音量自己嘟囔了一会儿,似乎是实在得不出满意的解决方案,又转头望向我,“最原酱觉得呢?”

       “预测什么的,我做不到。”我装作一心沉迷书本而敷衍他的样子,实际上却对内容一无所知也并不在意,只是为了避免直接回答问题。

        那时候我的大脑一片混沌:沉重的书架、粘着血液的铅球、黑白的琴键与尖刺中间的绳索……这些意象逐渐抽象为几何体填充了视野。我仍然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何种错误,但结果是摆明的——我的预测将两个无辜的人引向死亡。

       “什么嘛。”大概是因为我的答非所问,王马君有些生气了。“最原酱作为超高校级的侦探,真是太——失败了吧?”他在身前举起拳头,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似乎是要立刻跑去质问校委会选中我的原因。

       “不过啊,看在是我那么喜欢的最原酱的份上,就稍微透露一点点未来给你作为福利好啦!”他眯起眼睛,指尖轻触着唇珠,仿佛马上要讲出一个惊天大秘密。

       “透露未来?”尽管我从来没听到过这种说法,但我的确多少是被吸引住了。

       “我,王马小吉,将会成为被害者之一哦!”

       “……”沉默。

       我的心情有些复杂,好半天才硬憋出一句话,“王马君,请不要做危险的事。”

       “呜哇哇哇!最原酱根本没相信吧!”他一副失落到要哭出来的样子。虽然想也知道是假的,但看到了还是令我产生内疚感。

       “……好吧,不会做危险的事的啦。”他假惺惺地用手指擦拭眼角,像是很勉强地答应了我的请求,然而半秒后又回复到欢乐中去。

      “不过呀,关于最原酱我还有第二条预测哦!”明知道就连这也不会是真的,我还是忍不住合上书,认真地看向他。

      “在一切结束之后,我和最原酱还有机会再见的。”话音落下,他笑了,不同于以往的,真实而温暖的笑容。

      “这不是骗人的。”

—Fin

评论(8)
热度(36)

© learo | Powered by LOFTER